快捷搜索:

她搜集500个女神,组成世界美女地图,其中没有

原标题:她搜集500个女神,组成世界美女地图,其中没有一张是网红脸

这是司马推送的第 884个与众不同的人

什么是美?一百个不同的人,就有一百种对于美的见解。

有人喜欢纤瘦身材,就有人喜欢微胖的肉感;有人喜欢白皙如雪的肤色,就有人喜欢健康运动的小麦色。对于女性之美,从来就不应存在硬性标准。

外表的美,如昙花一现,心里的美,才经久不衰。

27岁的四川女孩张冉偶遇Mihaela时,

她还只是一个小县城服装店的店主。

刚刚从西藏回来的她

脸上的高原痕迹还未散尽,

一天的奔波让她整个人略显憔悴。

但当Mihaela提出为她拍摄一张照片时,

张冉没有拒绝这个外国女人的请求。

但张冉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

这张标注为“拍摄于成都夜晚”的照片,

会让全世界人都认识了她。

那天晚上拦下她的外国女人,

已经拍下了近500个美人。

Mihaela Noroc,

罗马尼亚女摄影师,

27岁时辞去高薪工作穷游世界,

走访60多个国家,

只为做一件事:拍美女

她在俄罗斯寻找到优雅恬静的芭蕾舞者,

在幽深狭长的胡同里与北京姑娘面对面,

在德黑兰,那个从小学小提琴的姑娘,

正要赶向她第一次音乐会。

还在爱情海边偶遇了盛装出门的希腊女孩。

Mihaela的镜头里的女孩,她们的身型或瘦或胖,或高或矮,眼睛或大或小,鼻子或高或低,肤色或黑或白,但都不足以撼动的她们的美丽。

即便是从连玻璃都没有的火车厢里探出的身影,只需要一个眼神,一抹浅笑,就足以让人倾倒。

美是什么?它是一个名词、动词、还是形容词?

作为一名女性,Mihaela Noroc 对社会上关于“美”的定义颇有意见,“社会舆论混淆了美的概念,物化女性,将女性视为性对象,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

再看我们现在的朋友圈,为了迎合所谓的“主流审美”,好看的姑娘都朝着“网红脸”努力靠近,全然没有了自己的特色,这样真的是美吗?

美人,真的只有一个标准吗?

图片源自网络

真正的美是什么?对于从小在颜色的包围下长大的摄影师Mihael Noroc(米哈拉·诺洛克)来说,美应该像颜料那样,是多样的,是多彩的。

Mihaela的父亲是一名画家,受父亲的影响她也从小学习绘画,直到16岁的时候才开始接触摄影。

也许是因为绘画的影响,拿起照相机的Mihaela对肖像照有着一种执念,尤其是女性肖像照。

2013年,在电视台工作的Mihaela和丈夫一起去埃塞俄比亚旅行。在那里,她被当地的女人们迷住了。

在埃塞俄比亚,有的女性住在部落里,视裸露身体为自然;有的生活环境十分保守,需要把头包起来;另一些则住在大城市,拥抱着现代的生活。这里有冲突、种族差异,也有着超越宗教的友谊。

摄于埃塞俄比亚,穆斯林女孩在咖啡馆与她信基督教的朋友见面

Mihaela所遇到的女性,虽然她们中的大部分都在各自的生活中挣扎,或是因为性别而遭受着不公平的待遇。但即便在这样的环境下,照片里的她们依然闪闪发光。

我能看到她们的自尊、坚强和美。

埃塞俄比亚女人

这些对生活充满热情的埃塞俄比亚女性让Mihaela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光一个国家就已经如此具有多样性,有这么多故事,那世界上其他国家呢?

为了打破人们对“美女”认识的局限,改变人们对美的刻板印象,27岁的她毅然辞掉高薪工作。

一个人、一个背包、一台相机,开始了她的《Atlas of Beauty(美女地图)》旅行。

她的环球旅行,没有最终的目的地。

一路上走走停停,城市、乡村、景点、学校……能坐大巴、火车到达的地方,绝不会搭乘飞机。

她就像是一个侦探,四处打探潜在的拍摄对象。

一路上遇到的女人很多,但Mihaela只留住了那些真诚且真实的脸庞。

在哥伦比亚的一间阁楼里,

这位有着哥伦比亚和黎巴嫩混血的女孩,

一个回眸,

诉满了风情万种。

伊朗街头,

摘下黑色面纱的女孩慵懒的靠在墙上,

那一刻,世界好像静止了。

缅甸,

虽然现实和理想有着很大差距,

面对镜头的她还是笑的那么甜。

伊斯坦布尔的女诗人Eda,

她如她的文字一样般,

平静而又充满力量。

蒙古乌兰巴托,

看到她就想起那句歌词,

乌兰巴托的夜,那么美,那么美。

尼泊尔加德满都的女孩,

像这座城市一样,

素净,安宁。

Mihael总是抱怨,媒体上出现的美女太狭隘了

美女就在我们身边,在非洲也在欧洲,在农村也在高楼大厦,她可以美在一个微笑,或是一个动作,她可以因皱纹而美,或者一段故事。”

邂逅美女只要1分钟,抓拍一个女人只要30秒,但在很多时候,正式拍摄前的1小时,Mihaela会做一个倾听者,听她们讲讲自己的故事。

没有刻意的poss,没有精致的妆容,也没有后期的PS,她跟她们聊天,放松她们起初有些戒备的内心,展现出最自信的样子。

这个伊朗女孩persanc?,她的穆斯林家庭极力反对她拍摄这样的照片,但在Mihael离开的前一天,她还是穿了一件传统服装偷偷跑出来。

在清真寺里,阳光透过彩色的琉璃折射在她身上,Mihael按下快门,照片里的persanc?平静、淡然,眼神里流露出的,满是对和平的向往。

在厄瓜多尔的亚马逊雨林中,Kichwa部落的已婚少妇,再次穿起15岁结婚时的喜服。虽然越来越多的族群已经开始接受现代服装,但她觉得,如此重要的拍照时刻,唯有他们的传统服装才能胜任。

她坚信只有那些骨子里的传统的东西,才能构成独一无二的她们。

生于雨林,归于自然。

在德国柏林遇到的Anais,她的母亲来自马里,父亲来自法国,马里人觉得她是白人,欧洲人觉得她是黑人。

Anais从不在意别人对自己肤色的评价,因为无论黑白,都是她最本真的归属。

在欧洲生活的她她最喜欢穿马里特色的民族服装,当别人问起她时骄傲地回一句:“这是我们民族的衣服”。

罗马尼亚姑娘Magda,2005年的一场车祸让她失去了一条腿。

车祸并没有浇灭她对生活的热情,坐在轮椅上的她反而更愿意出门。她参加各种各样的公益活动,希望能通过这样的行动改变人们对待残疾人的方式。

难民营里的叙利亚女孩,ISIS攻击了她的家乡,使她失去了六个亲人。

活下来的她只有一个愿望:继续上学。拿起书本,生活再别无他求。

19岁的塔吉克斯坦环卫工,

用微薄的薪水撑起七口之家。

即便做着最苦最累最脏的活,

她还是露出最美最甜最真的笑容。

中国西藏,

大大的高原红,

未经保养的皮肤。

这位妈妈在打扫房子的时候,

仍带着好看的耳环项链。

Mihaela说:她是我见过最优雅的女人。

最初开始这趟摄影之行的时候,Mihaela的照片里还只有年轻女性。

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在每个年龄段都可以找到美女,而她却仅关注于那些年轻女性。 Mihaela的回答很简单,因为没有足够的时间和时间来研究所有的年龄段,无奈之下她只选择了一个年龄:她自己的年龄。

前期的作品得到关注之后,筹集到的资金也多了起来,旅行的国家从37个增加到60多个,她的美人图集里也开始有了儿童,有了妈妈,有了老人。

日本东京,

7个月大的小姑娘在妈妈的臂弯里,

毫不害羞地冲着镜头大笑。

希腊的难民营,

来自叙利亚的一个母亲,

经过一段漫长的海上航行之后,

终于逃离了那个战火连天的家乡。

在尼泊尔碰到一对母子,

男孩用英语问Mihaela,

你为什么要拍我的妈妈?

“因为她很美丽”,

男孩很骄傲地笑了。

危地马拉,

用头顶起生活重担的水果摊主玛利亚,

美的像浓墨重彩的一幅画。

印度尼西亚的风轻和地吹着,

她不经意间流露出未泯的童心童趣。

即使到了一定的年龄,

她们的眼睛依然会闪烁出,

孩子般好奇的光芒。

走过60多个国家,Mihaela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事情:中国人最配合。

本以为中国女性很"封闭",然而,在中国她却收到最少的拒绝,最慷慨的热情。

"几乎每个女性都愿意接受拍摄请求,中国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国度。"

甘肃夏河

成都

广州,这位妈妈很开心地接受了拍照的请求,她的家人在不远处等着她。

四川

2017年底,Mihaela出版了摄影集《Atlas of Beauty》(美人地图集),在印度的恒河边,Mihaela 遇到了她的封面女孩。

“那里是印度教的圣地,每天有成千上万的朝圣者去那里。我看到一个年轻的女朝圣者,她的表情真诚得像来自另一个世界。”

Mihaela立即跳到河里去追赶那个女孩,全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手机还装在裤子口袋里。她赶上去说明来意,女孩停下来同意了她的请求,但是时间很短,Mihaela还没有来得及问下她的故事,女孩已经向更远处走去。

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心无物欲,即是秋空霁海

“美人地图”摄影计划还在继续,摄影师Mihaela仍行走在路上,把帮助人们“睁开双眼”视作是她的使命。

司马曾经读过一句话:

在中国待久了,会对美有很狭隘的偏见,觉得美就是年轻,是白皮大眼长发细腿。一走出去,看见其他国家种族的人,才惊觉美是多丰富的事情。

“当你搜索’美女’,得到的结果会是千篇一律的性感女郎。但在现实中,在街头,美有很多很多面,我们需要做的只是睁开眼。”

文章所有图片均来自摄影师instagram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