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温州银行股权密集拍卖 酝酿十年上市梦待圆

时代周报记者 罗仙仙 发自深圳

  近期,阿里拍卖平台上有50份温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温州银行”)29.354万股股权正在挂拍,起拍价均为90万元,相较于评估价127.39万元已折价30%左右,折后每股不到3.07元,其中20份的开拍时间为9月29日,另30份为10月8日。

  被拍卖的股权来自温州如新投资有限公司,因其陷入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去年11月对其持有温州银行的2935.4万股股权进行司法评估,并进入拍卖程序。阿里拍卖平台显示,上述2935.4万股股份拆成100份分别挂拍,在7月13日已完成其中10份股权的竞拍,接下来至少还有40笔温州银行股权将在阿里拍卖平台进行公示竞拍。

  温州银行前身为温州市商业银行,成立于1998年12月,由29家城市信用社、6家金融服务社和8家营业处整合而成,通过7次增资扩股和股本结构调整,注册资本由成立初期的2.9亿元增至29.63亿元。该行也是目前温州规模最大的股份制商业银行,资产规模在今年6月末达到2059.32亿元。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温州银行自2011年起,几乎每年都因股权拍卖受到媒体不同程度的关注,而过程中的起拍价与成交价呈现明显的起伏。“拍卖标的物为公司股权的话,公司的经营效益会对拍卖产生影响。如果竞拍人少的话,可能是效益方面不比同类公司好。”浙江省某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

  拍卖价几经起伏

  据阿里拍卖平台披露的评估报告,截至2016年12月31日,温州银行的2935.4万股股权的市场价值为1.27亿元。宁波中院5月28日将上述股权曾拆成10份分别挂拍,每份293.54万股,起拍价891.77万元,但10笔拍卖全部流拍;7月12日,上述股权再被拆分成100份,首先挂拍了10份,均在7月13日竞拍完成,无一流拍,其中还出现7次竞拍纪录,最后成交价为96万元。

  对此,上述浙江省某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表示:“折价拍卖是为了尽快实现被执行的权益,拆分的目的也是利于拍卖和变卖。”

  实际上,上述拍卖公告显示,温州如新投资有限公司取得温州银行2935.4万股股权的成本为4538.58万元,其中2006年其首次投资该行2258万股,价格1.11元/股,2010年温州银行配股中获得677.4万股,价格3元/股。而在此次拍卖中,29.354万股股权的评价为127万元,约为4.34元/股,起拍价为90万元,约为3.07元/股,都较其取得成本明显增值。

  早在2011年,温州银行就因股权拍卖而备受关注,彼时华融资产将温州银行1.07亿股股权在天津产权交易中心挂牌,两度流标;2012年温州成为金融改革试验区,当年6月8日上述股权第三次开拍,新湖中宝(600208,股吧)、东方航空(600115,股吧)、新明集团三方共同参与竞拍,新明集团以4.4亿元的价格成交,这一价格比起拍价3.82亿元溢价5800多万元,折合4.1元/股。

  2013年,新湖中宝再次以竞拍方式,在浙江股权交易中心以3.8元/股的价格竞得温州银行定向增发股份3.5亿股;2014年,温州银行股权多次出现在浙江股权交易中心,起始价为4.1元/股,成交价溢价幅度为10%14%;2015年,在阿里拍卖平台曾挂拍温州银行14.8万股自然人股权,拍卖当天15名竞价人经过37轮竞价,最终达成了83.45万元的成交价,折合5.63元/股,成为温州银行股权公开拍卖的历史最高价。

  2016年起,温州银行374.55万股权在阿里拍卖平台挂拍,彼时的股权价格出现较严重的下跌,起拍价920万元,折合2.46元/股;2017年,温州拍卖行以4元/股的起拍价拍卖了温州银行21.82万股股权。

  “企业效益好会有更多竞拍者,人家愿意持有它的股份,为了以后分红等;如果拍的人少的话,可能是效益方面不如别的银行。”上述法官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实际上,近期的拍卖公示中对温州银行2935.4万股股权的资产评估报告中,评估基准日为2016年12月31日,该行资产总计为2013.46亿元,较2015年末的1560.68亿元有大幅增长,而盈利能力表现为2016年完成营收45.95亿元,净利润为10.29亿元,同比增幅分别为21.49%、26.57%。

  而据温州银行年报,2017年末每股净资产为4.43元,较2016年的4.34元略有提升。当前宁波银行(002142,股吧)以1.51倍的市净率(股价/每股净资产)在A股上市的城商行中排名第一,江苏银行的市净率则以0.77倍排最末。按0.771.51倍市净率计算,如果温州银行完成上市,其可参照的股价应在3.416.69元之间。

  可见,在近期温州银行股权的3.07元/股的起拍价有明显的溢价空间。另外,该行在2015-2017年都进行了分红,提取股东分红分别为3亿元、2.26亿元和2.52亿元,占其税后可分配利润的42.13%、26.65%和18.25%。

  资本补血忙

  在浙江省城商行中,温州银行从资产规模来看其能排入前三,仅次于杭州银行与宁波银行;而温州市也是浙江省三大中心城市之一,总量和增速均位居浙江省第三位。目前该行在温州辖内设有2家分行,166家营业网点(含总行营业部),对温州本土网点实现全覆盖,发放贷款和垫款业务全部集中在温州、衢州、宁波、杭州、上海等地。据温州银行2017年年报,在贷款和垫款地区分布中浙江地区占比达到了95.19%,上海地区占比为4.81%。

  同样,受到区域影响,温州银行的净利差明显收窄,2017年利息净收入占总营收的56.34%,同比下降了11个百分点,而相关利息支出增长至19.95 亿元,相当于2016年的3.7倍。因此,该行利息净收入较上年减少28.03%,营收增速由正转负,2017年实现营收39.71亿元,增速为-13.59%。

  营收下降的同时,温州银行的资产减值损失进一步“蚕食”了其净利润,2017末其资产减值损失为13.28亿元,占到营业支出的47.86%,其中贷款损失准备为12.61亿元;在利润表现上,税后净利润9.02亿元,同比下降12.28%。

  值得一提的还有,联合资信也在其2018年债券跟踪评级报告中指出:“温州银行对同业资金的依赖度较高,在流动性新规、同业存单纳入、同业负债口径等监管政策的影响下面临资金流动性压力。”年报数据显示,温州银行在2017 年末的市场融入资金总额达到900.21亿元,占负债总额的42.67%,其中同业业务保持资金净融入的状态,全年累计发行同业存单1054.3亿元,而发行期限以三个月内为主。这意味着,温州银行在短期负债提升了融资成本,在资产负债期限上出现了严重错配。

  面对沉甸甸的资金压力,上市也就成了温州银行必要的选择。去年12月,浙江证监局披露了温州银行辅导备案公告文件,温州银行正式接受中金公司上市辅导。这并不是温州银行第一次接受上市辅导,该行董事会在2008年曾发布了上市议案、募集资金投资项目议案等多项议程,2009年通过上市辅导期,而因A股证券市场暂停新股发行被搁置。2012年,国务院批准设立温州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温州银行成为重点扶持上市的金融机构,但在上市进程中仍未有进展。

  今年7月,中金公司发布第二期温州银行辅导工作进展报告,其中表示,下一阶段辅导工作包括了“做好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上市申请文件的准备工作”。可见,温州银行多年的上市筹备将要迈出实质性的一步。

  除了上市筹备,温州银行的资本动作不断。2016年与2017年,该行连续两年进行增资扩股,累计募集资金18.02亿元;2017年12月与今年3月还成功发行二级资本债券,分别为15亿元和10亿元。

  银行业拆借中心披露的数据显示,温州银行在今年二季度末,资本充足率的各项指标较2017年末仍有不同程度的变动,其资本充足率在今年二季度末为11.63%,较2017年的11.5%有小幅提升;但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与一级资本充足率均为8.53%,较2017年末的8.81%下降了0.28个百分点。

  时代周报记者就上述股权拍卖与上市筹备等问题,联系温州银行董事会办公室采访并发去提纲,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